行业资讯

卢延国:准确把握新时代我国能源发展的阶段性特征
发布日期: 2018-01-12 阅读次数: [251]次  新闻来源:《电力决策与舆情参考》

    我国能源发展进入新时代,是一个意味着能源对经济社会发展支撑更加稳定、供给更可持续、发展更加低碳的时代;是一个意味着能源改革全面深化、持续释放发展活力,为建立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不断提供新动能的时代;是一个意味着能源进一步走向世界、国际合作全方位加强,能源外交日趋频密、国家能源安全坚强保障的时代;是一个意味着能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而发展更平衡、更充分的时代。


  一、能源发展方式面临深刻转变

  随着经济发展和时代进步,能源发展的内涵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国能源的发展规划都是在能源供应紧张的形势下来安排的,主要的基调就是扩能保供、满足需求,能源发展也是围绕人民群众用上能的“硬需求”来呈现。进入新时代,随着经济增速换挡、动力转换、保供已经不是我国能源发展的重点和主要矛盾了,而是在如何提高能源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上下功夫,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实现更加全面、更有质量、更可持续的发展和平衡、充分的发展,是能源行业共同的目标。


  二、绿色发展成为能源发展的主题

  十九大报告关于“美丽中国”的阐述,彰显了以习近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人类文明发展规律、自然规律、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最新认识,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生产力思想,在确立了环境在生产力构成中的基础地位的同时,也拓展了能源绿色发展的新空间。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能源的清洁利用、绿色发展是衡量社会生态文明建设水平的标尺,也是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必然要求。只有践行绿色发展这个主题才能改善能源结构、保障能源安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解决新时代面临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三、资源和环境对能源发展的约束加剧

  实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的奋斗目标,既需要能源发展提供强大物质原动力,又对能源发展提出了要求更严、标准更高的管制和约束。我国已向国际社会庄重承诺: 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将于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0%左右。 实现2035年我国生态环境根本好转、 美丽中国建设基本实现的目标,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对煤炭等传统能源行业发展形成强力约束。 目前,我国火电装机10.7亿千瓦,其中燃煤火电占比高达92%。 淘汰火电落后产能,加快能源转型发展势在必行。 同时,我国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人均占有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67%、5.4%和7.5%,人均能源资源拥有量的较低水平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需求提升之间的矛盾将日趋突出。


  四、人民群众用能需求向多层次、生态化转变

  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必然会体现在人民群众对能源需求的各个方面。新时代,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围绕这一宏伟目标,人民群众从“用上能”到“用好能”“好用能”“用绿能”的梯级需求成为新时代能源行业服务民生的重要方向。能”“用绿能”的梯级需求成为新时代能源行业服务民生的重要方向。群众对能源供给质量和数量的要求会同时提高,对能源服务的要求更具时代性、现实性,各种新生的矛盾和问题将集中出现。 比如,能源需求不断增加的同时, 群众对生态环境的期待也会同时提高,气代煤、电代煤成为趋势,散煤治理全面加快;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全面实施, 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北方群众冬季清洁取暖的问题日益突出,农民用能将迎来革命性变化;电力的需求会越来越大,但煤电发展的空间会越发局促,等等。所有这些都要求能源行业提供更多优质生态能源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


  五、能源的外向度、开放度进一步提高

  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大能源生产、消费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从本世纪初的32%上升至2016年的65%,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能源发展与世界密不可分。进入新时代,我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将越开越大,能源进一步走向世界、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步伐不断加快。一方面,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偏高的现实和经济社会发展对油气需求增长过快的矛盾亟待推动能源国际合作;同时,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深刻转变,我国在世界能源治理体系中话语权不断加大、引领世界能源发展的能力日趋提升,特别是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 能源领域互联互通将全面加强,以能源装备、技术、标准、服务为核心的“走出去”步伐不断加快,更高层次的能源开放型经济将为新时代能源发展带来新动能。

六、能源体制机制改革全面深化,能源市场逐步放开

  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全面展开,并取得关键突破,竞争性电力市场形成规模。油气体制改革方案逐步落地,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深化。油气勘察开采、进出口、管网运营等改革大力推进。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建立能源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围绕“打破行政垄断,防止市场垄断,加快要素市场化改革,放宽服务业准入限制,完善市场监管体制”的要求,能源领域“放管服”改革全面深化,监管体制更加理顺,能源监管和服务水平进一步提高。